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白搭】不声不响(9-11)

#因为忙碌好久没更致歉以及这部分全是无聊的琐碎的细节过渡(>_<)



9

怀里突然产生的落空感打断了白敬亭的全部思索。
他垂眸去看悄无声息地退出自己怀抱的张伟 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扯了扯自己额前的头发 然后又仰起头迎上白敬亭疑惑又略显失落的目光。

“嚯小白真的很高啊,好像跟梁桥儿差不多?跟你们对视很费力啊喂~”

白敬亭的手臂甚至还维持着刚刚揽着张伟时的姿势 在听到那人口中吐出其他人的名字时他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 心口突兀的缺失感让他的胳膊和手指僵直在半空中 张伟倒是不明所以地冲他咧嘴一笑 这令他踟蹰地收回了手指。
白敬亭的目光暗了暗 嘴里吐出的话虽是调侃却依旧不减半分温柔。

“那我以后都蹲下来跟您对视不就好了吗。”

张伟被这句哄小孩儿一般的敷衍怼的哑口无言 垂头正想说点儿什么来挽回自尊却又被白敬亭接下来的话堵的大脑直接短路。
“这样儿您以后是不是就愿意多看我几眼?或者是,”白敬亭盯着他一个一个地缓慢吐字,顿了顿,又面不改色地接道:“只看得见我。”
张伟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他有些震惊的抬头去看白敬亭 却正好撞上对方一本正经耐心等待答复的眼神 张伟心里咯噔一声 自我安慰般的想要找到一个对方会开这种玩笑的正当理由 他的手指在身前不安地搅动 就连裹在身上的毯子从肩头慢慢地滑落到了身后的沙发上也浑然不觉 一时心慌意乱的他完全无法理解白敬亭的言下之意。
白敬亭其实自个儿心里也没底 看着陷入为难的张伟立刻开始后悔自己怎么一时头脑发热就说出了这种奇怪的话。
张伟干巴巴地张张嘴到底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鼻头却忽然一痒没忍住便打了个奶猫一样儿的小喷嚏。
于是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内心实则波涛汹涌的白敬亭成功地被这个意外逗笑了 他看着明显是受到了惊吓的张伟轻轻地叹了口气 靠过去伸出手绕过张伟的身侧将落在他身后的毛毯捡起来又重新裹在了张伟的身上 然后在张伟还在呆愣着的时候双臂伸直把双手按上张伟的肩膀将他转了个方向轻推着他往卧室那边走去。

“我看您还是先去睡会儿吧。”

张伟仍是迷迷糊糊的 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白敬亭看着眼前小小一只的张伟没忍住玩心大发 他弯曲手臂整个人向前凑了过去 他的胸膛贴上张伟瘦削的背脊 清晰地感受到张伟偏低的体温和瞬间僵硬的身体 对方清新好闻的味道迅速地侵占了他的鼻翼和口腔 他微微低头对着张伟的耳朵恶作剧般地柔声开口。

“乖。”

——诱骗一般的。

然后他收回仍落在张伟肩上的双手将身体退开一点儿距离 只留下张伟一人红着耳朵在风中凌乱 他抱起双臂斜靠在墙上注视着张伟慌慌张张地去扭门把手又慌慌张张地把自己藏进了门里面去 白敬亭嘴角微扬 颇有些心满意足的意味。
然后他看见在自己眼前啪嗒一声被关紧的门 笑着摇摇头便走开了。
 
然后便是 漫长的煮梨时光。
白敬亭百无聊赖地瘫在沙发上一边盯火一边想着那个人刚刚面红耳赤的模样 很是受用。
等待期间他悄悄地进过几回张伟的卧室 生怕他乱踢被子 手脚晾着 或是有什么其他的不舒服。
但张伟竟是难得地安分 自始至终都好好地盖着被子 手脚也都乖乖地收在被窝里 只舍得露出自己的小半张脸。
白敬亭见自己不需要再做什么 只收敛了声息留恋了一会儿张伟的睡颜 而后才心满意足地退了出去。
   


10

白敬亭轻手轻脚地打开张伟卧室的门去叫他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张伟依旧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他侧着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 倒是不知何时伸出几根手指抓住了被子的边沿。
张伟卧室的窗帘半掩着 窗外日色正好。
有微风撩起轻薄的窗帘 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被筛成小片的金色鱼鳞 它们穿过窗玻璃渗入了屋子里 还有一部分落在了张伟露在被子外面的小半张脸上 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他额前细碎的头发和脸蛋的轮廓也被镀上一周恬淡柔和的金色光圈。
他在满屋子闪闪烁烁的阳光中睡得安稳 整个人像是融化在了阳光里面一样。
 
白敬亭看得入了迷 迟疑了半晌才终于舍得张口轻声唤张伟的名字。
张伟听见声响之后有些茫茫然地坐起身来 被子落在了他的腰间 他揉了揉眼睛看清是白敬亭之后 背对着阳光歪头冲对方头咧嘴一笑。
白敬亭看着坐沐浴在阳光里的张伟正冲自己傻傻地笑 莫名产生了一种张伟就会这样儿消失在阳光中的恐慌感。
心脏开始空落落地疯狂下坠。
他忍不住快步走过去伸手将张伟用力地拉进怀里抱紧。

“小白?”

张伟在他的胸口疑惑的开口 刚睡醒的声音比平日里更加的软糯。
白敬亭收紧手臂 在张伟看不见的地方缓缓低头极尽温柔地吻上了张伟的发梢。
忽然他感觉到张伟抬起双手松松环住了自己的腰 还安慰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背。
白敬亭呼吸一滞 恐惧感烟消云散。
就连心脏也在突然之间 被安静地 填满了。



11

吃饭的时候白敬亭意外的有些扭捏。
他时不时偷瞄几眼埋头吃饭的张伟 在张伟抬眼看过来的时候又迅速的移开自己的目光。
这样反反复复上演了好些次之后张伟终于受不了了。
他把手中的筷子往碗上一搭 双手抱臂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 眼里换上审视的目光 张口就是揶揄。

“说吧,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

白敬亭闻言立刻抬头心虚地对上了张伟的视线 却轻易看出了张伟眼中潜藏的笑意。

“我哪儿敢呐。”

白敬亭昧着良心回道。

“白三岁果然名不虚传~”
张伟弯起眉眼接着调笑 白敬亭正要回击时却被突然闹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张伟搁在桌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眼尖的白敬亭一眼就看到来电屏幕上写着“彩虹桥”三个字儿。
张伟脸上笑意更浓 在给白敬亭补刀了一个嘲讽的眼神之后便伸手接起了电话。

“喂~”

嘴巴里发出的单音节一贯的奶声奶气。

“嗯嗯我在家呢今天好多了。”
“您今天要是忙的话就不用过来啦~”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真的你不用管我的,对了小白今早来看我了~”

白敬亭听着听着便不知不觉地皱起了眉头 越发好奇手机对面那个和张伟貌似很熟的人究竟是谁。

“哎哟喂您不放心个什么劲儿啊行吧行吧您待会儿过来吧。”

张伟挂了电话后冲白敬亭撇撇嘴。

“小梁桥儿简直跟老妈子一样就爱瞎操心。”

原来是梁桥老师吗。
白敬亭突然觉得心里口里都有点儿发涩 于是他嗯了一声便没再接话。

“小白你不忙吗?跑我这儿来肯定耽误你了吧。”
张伟自然是没有注意到白敬亭的内心活动 他一边伸手重新拿起筷子去够白敬亭做的西红柿炒鸡蛋一边随意地开口。

“大老师这是急着想赶我走吗?”

白敬亭觉得自己有点儿窝火 但非常自然地就把菜盘子往张伟的那边推了推。
张伟话匣子一阵卡顿 完全不明白白敬亭是怎么能从自己刚刚那句话钻到现在这个思维牛角尖里来的。

“我能照顾好你。”

白敬亭倏地起身抓住张伟的一只手腕 在张伟震惊的目光中掷地有声地扔出这句话之后便松开了手又好好地端坐回去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地继续吃起饭来。
张伟估摸着这小孩儿恐怕是突然心情不佳 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只安静地低头吃饭 就是感觉刚刚被白敬亭握过的皮肤隐隐地发着烫。

白敬亭吃饭一向很快 他早早地吃完了之后便坐在原处看着对面细嚼慢咽的张伟 张伟低头吃饭的时候刘海会乖顺地遮住额头 长长的睫毛在脸上刷出两小片阴影 他放下筷子端起手边的雪梨喝下小小的一口 嘴唇被糖梨水浸染地透明发亮。
白敬亭呼吸一滞 突然觉得唇干舌燥 于是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沙丘般的喉结上下滚动。

然后对面的张伟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满足的叹息。

“饱了吗?”

白敬亭盯着他柔声开口 声线异常的低沉沙哑。
张伟高兴白敬亭终于愿意搭理自己了 于是他咧开嘴冲对方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 顺便还傻傻地点了点头。
白敬亭也跟着笑了 笑容难免有些无奈。

——这个人......真的是毫无自觉啊。



【未完】

评论(2)
热度(24)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