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一)

#余罪X傅国生
#脑洞+剧情向(因为剧没看多少 所以是以脑洞为主)
#不定时更新
#偶尔会回头修改点儿细节请见谅

 

余罪是在跟着傅国生以后 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冰冷、残酷,以及痛苦。
每日每夜他迫于无奈地跟着各种各样的人一起感受那些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痛楚。
他早该看够了干这种行当的人 也深知在这种状态下生活的人 不论是谁 他们每个人每时每刻的一举一动都像是行走在刀刃上一般 举步维艰。
日复一日 如履薄冰。
恐怖与不安紧紧地纠缠着每一个人。
而在这些人中 唯独傅国生眼神平定淡漠 无所畏惧 仿佛早已看穿了世间一切。

傅国生睿智沉稳 从来不会惊慌失措 他表面上看起来安定柔和 就像一个简单干净温润如水的书生。
却也能够眼神瞬间冰冷至极 不变神色的夺去每一个背叛者的性命。
傅国生像个谜 没人能懂。

就像余罪不懂为何像傅国生这样的人会看中他自己。
虽然余罪平时总是很自恋 但其实他很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痞子小赖子 没什么天赋 也没什么特长 最多就是有点儿小聪明以及手脚还算挺灵活 而这些并帮不了傅国生什么 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会成为傅国生的包袱。
好兄弟们都说余罪又贱又喜欢一根筋儿的死磕到底 根本就是只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欢张牙舞爪撒泼耍赖的顽猴儿。

所以许平秋也是 傅国生也是 余罪其实一直都不明白他们究竟是看上了自己的哪一点。
许平秋好说歹说地求他去傅国生身边做卧底 傅国生却简简单单连问都没问就欣然接受了他的到来 甚至还送了自家收藏的一条名贵的壁虎坠子给他 意味深长地说是因为觉得余罪和壁虎很像。

余罪读不懂傅国生的意图。

傅国生对此倒是不以为意。
他依旧喜欢用自己一贯平稳的语调 不急不缓地叫余罪。
“小二。”“小二。”
却是温柔地不像话。

所有人都怕傅国生 唯独余罪不怕。
他甚至很好奇 到底是怎样的经历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如此这般波澜不惊。

波澜不惊一如他不好吃喝嫖赌 一如他不爱人多吵闹 一如他只爱喝茶。
傅国生在喝茶的时候总是温声唤他:
“小二,来喝茶。”
然后他兀自略微眯起眼睛细细品味唇齿间的茶香。

极品的人喝极品的茶。

余罪却不管烫不烫端起傅国生倒好的茶直接一口闷 烫到舌尖后就像只猴儿一样疼得毫无形象地龇牙咧嘴。
这时傅国生总是弯起眉眼笑 他看着孩子一般的余罪不急不缓地说:“小二,喝茶要慢慢来,不能急。”
他倾身过去伸手拍拍余罪的肩膀 安抚一般的。
“以后要记得。”

余罪只觉得傅国生温柔的不像话。

余罪不明白为何傅国生总是对自己这么温柔。
甚至温柔到让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真的会是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
傅国生表面看起来就是一个没什么脾气也没什么架子的大哥 平日里对兄弟们又很照顾 就连训斥责问也连个脏字儿都不带 有时候说起话来还文绉绉的 简直算得上是一个十足的好人。
他对人一向都是和和气气的 尤其是在对待余罪的时候 更是温柔宠溺的停不下来。
就比如不管余罪干了什么蠢事儿坏事儿 傅国生看向余罪的眼神里永远都充满了可以被称为疼爱的东西。

傅国生是真的把余罪当成一个小孩子。
一个机智灵活 天真直接 某种程度上又很死皮赖脸的孩子。
他固执己见地用“小二”“小二”一声声唤他,他的声音像颗定心丸。
又像落在清冷湖面的树叶 静谧的让人发狂。

余罪觉得自己越来越有病。
此刻他看着傅国生万年不变的平静的面孔 听着他不急不缓的语调 看着他苍白瘦削的手指扣紧茶杯细细品茶突然就焦躁的不行。
余罪因为任性又添了不少乱子 傅国生依然根本看不出生气 只是招呼余罪坐下 又让其他的手下都退下去 直到偌大的豪宅只剩下一个傅国生和一个余罪。

傅国生悠然地拿起膝上倒扣着的书本 也不管余罪 只顾自倚着沙发的靠背看他的书去 时不时地会伸出手指翻动书页 偶尔又会抬起手去扶一下眼镜 间隙的时候再浅浅地喝上一口茶 全程动作都很轻就像生怕吵到别人似的 神情举止满是慵懒的味道。
余罪坐在对面眼睁睁的看着 突然觉得这样散漫的傅国生就像只猫一样总是用爪子在自己心口挠啊挠的。
不轻不重 却痒得如此彻底。

然后余罪就完全的焦躁了起来。
他受够了傅国生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于是更加的火大。

他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扣在茶几上 然后站起身来绕过茶几站到傅国生的面前 不知好歹地顺手抽走了傅国生手里的书本后 他又伸手摘掉了傅国生的眼镜 连同书一并丢弃在一旁。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国生一言不发。

傅国生这才抬起头来看他 嘴角挂着笑意 眼神宠溺温柔。
他问:“怎么了?”
语调一如既往地不急不缓 语气含着关心的意味 正好打破了空旷屋子里的寂静。

屋外一直在下雨 哗啦啦啦啦 这种长久保持一个频率的节奏总是很容易被人遗忘。
所以屋子里面的人反而会觉得异常寂静。

这时已是晚上 看不清外面 只能持续地听到雨水打在树叶上、击在地面上、碎在屋檐上的声音。
以及 此刻傅国生平和温润的、缓缓落进余罪心里的声音。

余罪看着傅国生写满关怀的墨色瞳孔低低咒骂了一句 然后在傅国生抿抿嘴唇想要再次开口之前俯下身去。

轰。
窗外电闪雷鸣。

【未完】
ps.突如其来的脑洞大过天 心疼老傅。
      圈地自萌。

评论(10)
热度(37)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