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二)

余罪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当他俯下身去 他靠近他 当他的嘴唇碰到傅国生的嘴唇时 他敢肯定那一刻自己的脑子一定是被窗外的雷劈中了。
他就那么亲了傅国生 竟然。

他们本应是最等价的对手 他们本应是最大的死敌 他们本应是最怀疑和最憎恨对方的人。

可是当时他们的脸离得那么近那么近 近的余罪几乎可以数清傅国生浓密的睫毛 甚至能够听见他眼里的星河流淌。
于是他毫不犹豫低头。

他真的就那么亲了他。
并且在亲下去的时候 顺便确认了自己的心。

——去他妈的伦理道德。
——去他妈的生死存亡。

鼻腔口腔里满是傅国生的味道 过分暧昧的唇齿相接让余罪舍不得点到为止。
于是年少轻狂的他在刚开始轻柔的触碰竟伴随着窗外不断加剧的雨声逐渐霸道起来 大有在对方口中毫无收敛的攻城略地之势。
他甚至尝到了傅国生口中清雅恬淡的茶香味。

——欲罢不能。

他的余光分明看见傅国生长长的睫毛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他分明看见傅国生的眼眸里那一闪而过的震惊 以及转瞬即逝的担忧。

余罪对此很满意 虽然短暂 但好不容易看到眼前这个淡漠的人露出不同平日的别样的眼神也令他心情大好。
况且傅国生并没有推开余罪 他甚至稍微往后靠了一点让余罪能更舒服的亲他。
余罪瞥见了他的小动作 心里不免欢喜 于是他一边变本加厉地抓住傅国生冰凉的右手放在自己火热的胸口处紧紧握住 一边更加用力的吻他。

傅国生不声不响地任由他亲着 模样近乎乖巧。
余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能让傅国生露出这种眼神和表情的人 只有他一个人。
余罪掌心下傅国生的右手逐渐变得温暖起来。
余罪的心也就这样 被安静地 填满了。

余罪在傅国生口中步步紧逼 对方无力招架只能节节退让 结束之后余罪恋恋不舍地退开一点点距离 只给两人留出了足够的喘息空间。
四目相对两无言。
只是傅国生的手依旧被他抓着扣紧在心口的位置。

然后傅国生移开视线若无其事地抽回手。
“小二,闹够了就去睡吧,不早了。”
他淡然地声音此刻听起来竟显得有些突兀。

他伸手拿起从刚刚开始就被嫌弃在一旁的书 不动声色地戴回自己的圆框眼镜 另一只手探出去拍了拍余罪的手臂示意他不要挡住自己的光线。
余罪吃瘪般的倒在傅国生旁边的位置 瞪大眼睛盯着徐徐翻动书页的傅国生。

难以置信 傅国生明明刚刚才被他亲过 这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傅国生竟又变得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些不服气的余罪突然眼尖的瞄到傅国生略微泛红的耳根。
——竟然这么可爱。
余罪心里立马像得到糖果尝到甜头的孩子一般欢喜起来。

——这说明你 还是有感觉的吧?
这样想着 余罪的心里得意得不行 一不小心就笑出声来。
而后他竟又胆大包天的伸手去摸傅国生的耳根。
胆大包天却又小心翼翼的动作貌似带着挑逗的意味 但余罪其实只是单纯的渴望能触碰到傅国生多一点再多一点。
他等了多久 才终于能够看到傅国生露出一丝不一样的表情 才终于能够离他更近了一点。

这个人好像总是离自己太远 即使他就站在余罪面前 余罪很多时候还是觉得他无法触及。
人说无形的隔阂让两人之间最遥不可及 余罪不信。
如果这是真的 余罪想——那我就要打破这隔阂给你看。

到底是年少轻狂。
此时此刻的余罪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他像是个被爱情冲昏了头的诗人 只想着如何书写和诵读出自己火热的爱意。

傅国生似是感觉到了余罪的意图 于是他不着痕迹的偏偏头 却还是被余罪摸了个正着。
傅国生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他不是感受不到旁边灼热的目光 他只是难得的有点慌张。
他已经几乎要是个老头子了 他想不通这样一个无法无天的少年怎么会对自己动了心思 现在这种状况对于他来说太过陌生。
面对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般直接的强势的表达爱情的方式 他早已无力回复 理性告诉他这只是因为自己对余罪的太过宠溺而导致了少年此刻一时兴起的错误心态。
没错 这根本就是错误的。
何况 他根本还没有完全信任余罪。

——不合时宜的雨一直下 他们之间只有谜题。

这个少年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在机缘巧合地救了自己一命之后又看似理所当然的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不得不承认 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机智少年 但那只是单纯的欣赏 因为余罪在他眼中一直是个极有前途的孩子 他可以培养他 让他成为自己的一把手。
如果余罪是一匹最够格的好马 傅国生就可以是他最够格的伯乐。
然而就在几分钟前 他竟凑过来亲了自己。

一切都乱了套。

如果换作是其他人的话 可能早就被自己一枪崩了 尸体还得由手下扔去海里喂鲨鱼。
但凑过来的却是余罪——他的“小二” 他甚至不忍心推开他。
沙发垫和靠背之间的缝隙里的那把手枪明明触手可及 但傅国生那只本应掏出枪的手却只是无奈的搭在沙发上——毫无反抗之意。
傅国生甚至还自觉地向后靠了靠好让余罪可以更舒服地弯腰俯身。

傅国生太宠余罪了 他对余罪的宠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他是怀疑他 但这并不妨碍他宠他。
是时候把他送出去一段时间了 傅国生这么想到。
于是他抬手推了推眼镜 转头看向对自己的耳朵充满了兴趣的余罪 想要用手拨开余罪不安分的手。

“玩儿够了吗?”
傅国生的语调依旧温柔。

“不够。”
余罪的语气充满了喜悦 他竟又直起身来靠过去不轻不重地咬了傅国生的耳垂一口。

傅国生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显然没料到这小子还敢如此放肆地来上这么一出。
他条件反射般的伸手作势要打 却被笑眯眯的余罪一把抓住。
余罪无视掉了傅国生似乎有些不满的眼神 他掌心向下的把傅国生的手按在沙发上 然后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插进傅国生的指缝里直到他们的十指紧紧相扣在一起。

“我要拉手手,老傅么么哒!”
傅国生听罢脸上已经有点儿挂不住了 但他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还是快点让人把这个小麻烦鬼送走吧。
 
窗外的雨依旧不见要停的趋势 屋里光线的亮度柔和的恰到好处。
两人的手就这么安静的 久久的 交叠在一起。
长夜未央。

【未完】
ps.我好啰嗦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4)
热度(40)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