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三)

突如其来的睡意袭击了心情好极的余罪。
他握着傅国生的手将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里 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泛起困来 闭上眼睛前他迷迷糊糊的望了一眼身边安安静静的傅国生 发现他竟然还在看着那本书。
——一定要一把火烧光那些该死的书。
余罪默默地腹诽了一句之后渐渐沉入了睡眠。

雨一直下到破晓才停。

余罪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稳 醒来的时候竟已经接近正午了。
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拳 手心里已经没了傅国生的温度 他睁开眼睛也没能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心里突然就有点空落落的。
四下环顾。
他发现自己整个人平躺在沙发上 身上盖着素色的毛毯 脑袋底下还垫着一个小枕头。
客厅的落地窗帘也被人细心的拉好 没透进来一丝光线。
 
他光着脚走过去一把扯开窗帘 阳光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就装满了整个客厅 他感到十分惬意 又稍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于是他起身准备去给自己倒杯水喝。
这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 余罪边倒水边竖起耳朵听。

“小二,刚醒来不要喝凉水。”
余罪听见这熟悉柔和的声音心里一乐 咧开嘴笑着抬起头却看见傅国生身后还跟着一个冷着张脸的焦涛 他立即不动声色的收敛起自己满脸的笑意。
傅国生和焦涛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前者看见余罪分明还是刚醒来的模样就倒着凉水要往肚子里灌 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余罪看见傅国生身边跟着别人的时候明显的不悦 一时又不好说出口 只能赌气似的端起杯子作势就要往嘴里送 仿佛没有听见傅国生的话一般。
傅国生看出了余罪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又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余罪为何会突然变了脸色 他是不太明白年轻人的那套小心思 只能有些无奈的走过去拉住余罪正要举起杯子的胳膊阻止他孩子气的行为。
“对肠胃不好,”傅国生好声好气的对着余罪开口道,“等水开了,我们喝热水,好不好?”
然后他转过头去对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的焦涛说:“去烧水。”
以他一贯的 不唤名不唤姓的 淡漠的语调。

余罪突然又变得心情极好。
想到刚刚焦涛走开之前还不忘恶狠狠的剜自己一眼 余罪就在心里憋笑几乎快把自己憋出内伤。

“怎么又开心了?”
傅国生盯着余罪发现余罪的脸色明显阴转晴 一时忘了他的手还在拉着余罪的胳膊。

“嗯,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说罢余罪裂开嘴现出两排整齐的明晃晃的小白牙 他冲傅国生露出一个自己最为阳光灿烂的笑容 然后抬手抓住傅国生还拉着自己胳膊的手 小狗儿一般开心的晃了晃。
傅国生注意到余罪有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弯起嘴角收回手 这时正好焦涛拿着一壶热水走了过来倒出一杯毕恭毕敬的送到傅国生面前。

“你为什么只给他倒水却不给我倒?”
余罪挂着一副玩味的表情开始故意刁难焦涛 而傅国生此时已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手中还端着热气腾腾的杯子。
焦涛一脸的不屑 强忍住把余罪揪过来暴打一顿的冲动直接选择无视掉了余罪而转头望向窗外。

“你真的不给我倒?”
余罪勾起嘴角露出邪恶一笑。
焦涛鄙视了他一眼 又抱起双臂冲余罪暗暗比了个中指。
余罪不气反而笑的更加开心 复又转而看向傅国生。

余罪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傅国生身上 就连在调侃焦涛的时候 他的眼睛也忍不住把分分秒秒都用来偷瞄傅国生的一举一动。
傅国生从刚刚开始就垂下眼眸专注于把杯子里的热水吹凉 他的轮廓被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勾勒的柔和美好的恰到好处。
仿佛整个人都融化在阳光里。
那么柔软 那么好看。

以至于看傻了余罪的同时也看呆了焦涛。
焦涛的注意力亦是一直专注于傅国生的身上 此刻的他因为心脏狂跳而屏住了呼吸。

然而傅国生并未在意他们两人的眼神 他只是估摸着水的温度差不多可以喝了 便浅浅的呷了一口。

余罪早已心痒难耐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凑了过去。
他一口咬住傅国生刚用嘴唇碰过的杯沿 然后扶着傅国生的手将杯子里的水送到了自己嘴里。
他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已经完全吓呆了的焦涛 偷偷在背后冲他回比了一个中指。

焦涛反应过来之后已是怒火中烧。
他快步走上前去不容反抗地一把扯住余罪的后领把人硬生生扯离傅国生 然后又像丢垃圾一般地往沙发上一扔。
“没大没小!”
焦涛怒道 把手指捏的咔咔作响。

傅国生对此倒是没做出什么反应 他只是表情平和的把杯子放回到茶几上 然后放松身体整个人向后靠在沙发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余罪显然没料到焦涛敢当着傅国生的面突然这么粗暴的对自己 他大骂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就向焦涛扑了过去 焦涛躲闪不及 径直被来势凶猛的余罪一头撞上下巴 他一个趔趄就要往地上摔去 情急之下又一把拽住同样收不住脚的余罪把他往身后用力一推。

——要死也要拉你个混账东西垫背!
焦涛脸色难看的向后倒去 整个人正面向上压在余罪这个肉垫上。
余罪躲闪不过 只来得及用一只手掌护住自己的半个脑袋瓜子 整个人就已经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上面还盖着个人高马大的焦涛。

“唉我头!疼!”
余罪估计是磕疼了没能被手掌护住那半脑袋 他哭丧着脸开始哀嚎。
焦涛倒是完好无损的迅速从地上爬起来 他有些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抱头喊疼的余罪 转过头才发现傅国生已经又坐直了身体睁开了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

“小涛,去拿药箱过来吧。”
傅国生此时的声音听不出来情绪 但他的眼神却能看得见明显的冷漠。
——为什么要拿这种眼神看我。
焦涛有些懊恼 他很想这样质问傅国生 但又缺乏开口的勇气。
焦涛对人对事总是显出冰山一般的冷漠 他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怕过 但傅国生却是他唯一的例外。
傅国生于他 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将他的忠心耿耿 他的言听计从 他的害怕 他的忍耐 他的痛苦 他的时光 他的......向往 全部都献给了傅国生。
他心甘情愿的为傅国生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包括他胸口那颗炽热跳动的心。

——但他就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

焦涛沉默着冲傅国生点点头 步履沉重的转身走了出去。

余罪余光看见焦涛走开了 立马可怜兮兮的冲着傅国生嚎地更响。
傅国生无奈的走近赖在地上不起的余罪 蹲下身去伸手拉开他捂着脑袋的手。
“别乱动。”
他稍稍凑近了一点 认真地看了看余罪的后脑勺 又探手轻轻摸了摸。

“这里疼吗?”
他边用手指试探边柔声开口。
“哎哟疼!”“疼!疼死我了~”
余罪一开始还做作的喊疼 喊着喊着就能听出他掩饰不住的笑意了。
“怎么,你心疼啦?”

傅国生听到这句调侃好气又好笑的起身就要走 余罪慌忙捉住傅国生的手把他的胳膊晃来晃去 一边晃还一边厚颜无耻的撒娇道:“我都受伤了!你拉我起来嘛~”
......真是服了这个小祖宗。

傅国生手上施力一把将余罪从地上拉了起来 余罪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他顺着傅国生的力直直扑向傅国生 然后又张开双臂把傅国生整个人紧紧地圈在了怀里 脑袋还顽皮地在对方脖颈处蹭了蹭。

傅国生就算再淡定这时也有点挂不住了。
余罪的力气出奇的大 他有些慌张地挣扎 却困于双臂被压制住无力挣脱。
于是他难得的脸红了。

“你怎么这么可爱?”
余罪显然是注意到了傅国生红红的脸蛋 于是他毫不吝啬的调笑道:“太可爱的话,我可是会把持不住的哦~”

“你放开。”
“不要。”
“放开!”
“不要。”

“......那你要怎样?”
傅国生问道 然后他叹了口气开始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昏了头地引了这么一匹赖皮的狼崽入室。
“你亲我一下呗~”
余罪眼睛一转笑嘻嘻地回答 顺便默默给自己的突发奇想点了个赞。

傅国生听罢几乎要晕厥过去。
他算是彻底没辙了 他觉得自己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真是丢尽了老脸。
好在都没有被人看......

“你干什么!放开老大!”
傅国生被突然的吼叫唤回了思维 他看见拿着药箱的焦涛带着一脸的震怒 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
被人看见了 还是跟了自己多年的手下。
傅国生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悲愤交加 也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完了 他想。

余罪显然是被突然出声的焦涛吓了一跳 他的注意力被分散开所以不经意的就放松了手臂 这也让傅国生伺机逃了出去。
“以后再让我看见 就让你死。”
焦涛走过来重重地把药箱放在茶几上 也不顾傅国生在场 咬牙切齿地冲余罪吐出一句话之后 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干嘛?生理期啊?”
余罪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焦涛离开的背影 忍不住吐槽到。
傅国生专注地盯着茶几上的药箱没接话。
余罪歪着头好奇的看着傅国生:“怎么?你想到什么好玩儿的了?”

傅国生摇摇头。
“看来这药箱拿了也是白拿。”
他抬手一边揉了揉太阳穴一边若有所思的盯着余罪 然后稍稍弯起了嘴角。

“小二,我需要你去帮我盯住一个人。”

【未完】
ps.我好像开始跑偏了。。。
pps.算是情敌上线?不过我真的好喜欢老傅每次那句“好不好”“好不好”
ppps.最近考试好多心好累 一两天之内不能更了 希望小天使们等我QAQ 好不好

评论(15)
热度(26)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