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四)

结果就因为这轻飘飘的一句话 余罪就这么轻飘飘地被傅国生无情地丢给了郑潮。
他虽然小小的反抗了一下 却还是没能忤逆第二天就去郑潮那边报道的使命。
——许是自己的行为到底还是惹恼了傅国生。

此刻的余罪闷闷不乐地坐在许平秋对面垂着眼睛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他已经给许平秋仔仔细细的报告了傅国生等人的动静以及自己现在的处境。
许平秋看着余罪一脸毫无干劲儿的样子 一贯冷着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可以称之为微笑的表情 他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轻。
“你做的非常好 郑潮应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我们这边会立马对他着手调查 所以接下来你要先随机应变 时刻注意安全。”

“哇靠你干嘛突然笑的这么恶心!”
余罪被许平秋突然的微笑激起了一身恶寒 他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仿佛看见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一般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他这般胆战心惊的眼神让许平秋瞬间心如刀割。
许平秋嘴角一阵抽搐 他强忍住把对方胖揍一顿的冲动 冲余罪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然后转头故作深沉地看向了窗外的黄昏。

许平秋对余罪有着绝对的信任 他就是无条件的相信这个孩子最终会出色的完成所有任务。
只是余罪真的太年轻。
他还远远不够成熟 身上满满都是顽皮捣蛋的因子 但就凭他那机灵聪明的脑瓜子敏捷利落的身手以及丝毫不输于自己的绝对勇气 他也值得自己的信赖。
更何况他还有一张不容易被怀疑的新面孔。

许平秋望着窗外思绪万千的时候 余罪已经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早早地梳洗完毕后就睡下了 他必须养好精力明天去与郑潮等人周旋 只是在闭上眼睛之前还忍不住腹诽了一下无情的傅国生。

然而当余罪真正见到郑潮团伙的时候 他整个人都后悔了。
他还没忘记之前那次饭局上那个对着傅国生眼神躲闪的郑潮 他也多多少少知道郑潮是一个喜欢在背地里动手动脚的狠角色。
郑潮虽然怕傅国生 但他对傅国生明着派来自己地盘上的人其实也并没有怎么客气。

余罪一踏进门就感觉到了一束束不怀好意的目光几乎要把他盯穿 坐在最里面桌前的郑潮在听说了他是傅国生亲自派过来的人时明显露出了一脸的不屑 然后不情不愿的跟他说了入伙规矩让他照着办。
聪明如余罪 他不是没有注意到郑潮暗暗发狠的眼神 他只是没想到郑潮给自家兄弟定下的所谓规矩竟会是那么的不可理喻。

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余罪被郑潮几个人高马大的手下紧紧按住 一只手臂被强行掰着摊开在桌子上 他的脸也迫于压力紧贴在桌子上被硌得火辣辣的生疼。
他是真的没想到所谓的“断指规矩”竟然是要真的硬生生的把一根指头掰断。
他还从未遭遇过这等肉体上的痛楚 他怕的全身被冷汗浸透 却又苦于反抗不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只粗糙的大手抓住自己左手的食指向上一用力 他只听见咔的一声。
都说十指连心 他疼的几乎要晕厥过去 他确定那一瞬间他听见了自己手指骨节错位的声音。
完事后那些人心满意足的放开他 他恼羞成怒地扑上去却又被那群人一起围住重重地踢打。
这时旁边一个一直没动手的胖汉子突然跑过来硬把他拽开 不停的说够了住手我带你去医院。

余罪终于放弃了反抗 他已经失了全部的力气 他只能顺从的任由胖子扶着他上了车。

“我认识的那个大夫专门医断指 放心 弟兄们都在这里治好过断指 早就轻车熟路的了,”胖子边开车边絮叨,“对了我叫粉仔 你也别见怪 初来乍到这都是必须经历的 过了之后就都是自家兄弟了。”
余罪无力的贴在后座的靠背上 他一边用一只手捂着自己受伤的手指 一边仔细地听对方讲话。
“我当初来的时候 这指头也断过 当时真的吓哭我了 我还以为要用刀切断呢,”粉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手指,“我现在想起来还怕怕的。”
“真他妈狠心,”余罪咬牙切齿的说道,“郑潮对你们自家兄弟都这么恶毒!”
——根本不及老傅的好万分之一。
余罪默默的将这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他突然有点懊恼自己现在怎么什么都能想到傅国生身上去 又开始生气傅国生竟然就这么绝情地把他推到了狼窝里去。
他越想越气 脸色也越来越差。
粉仔在后视镜里看到后坐上的余罪脸色差的不行 以为他是疼急了 于是手忙脚乱的加速开得飞快。

——这粉仔 人倒是还行。
余罪这么想着 然后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却又不知不觉地出现了那个人可爱的丸子头 微微发红发烫的耳尖 以及好看柔软的唇形。
他克制不住地生气 又克制不住地想他。
——这么办啊老傅。
——才一天不到我就这么想......见你。

手指被包扎好后 他趁机给跟踪了自己很久的鼠标提供了当前的线索。
两天后他又借着带粉仔去夜总会消遣的机会如愿以偿的偷偷见到了傅国生。

余罪在把粉仔糊弄过去后就出了包间的门 没走几步就擦肩而过了面色极其难看的焦涛。
焦涛惜字如金的冷冰冰地吐出个“V3”就直直走掉了 连正眼都没给余罪 惹来余罪一句不满的怒骂。
然后他按着指示走进角落里的V3 刚进门就看见傅国生悠然的靠坐在沙发上 样子一如既往地慵懒散漫 边上还站着三个手下。
傅国生微笑着招呼余罪在自己对面坐下 并细心的倒上了一杯酒递在他面前。

余罪之前本来已经不太生气了 但是在真正见到傅国生的那一刻他竟又忍不住地委屈起来。
看到傅国生与平常无异的平静淡定之后他一边觉得心安 一边又觉得更加的愤怒暴躁。

——因为你 我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余罪猛的将桌上的瓶瓶罐罐悉数扫在地上 然后蹭的站起身来指着傅国生破口大骂 眼看着就要冲傅国生扑过去 却被那几个手下稳稳地架住。
“你当我是什么人!”
“臭鱼烂虾吗?”
“你想扔就扔?!”
他像只受伤的小野兽一般冲着傅国生发出嘶哑的低吼。

玻璃瓶子玻璃杯子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

傅国生微笑着抬手示意手下们放开余罪退出包间 几个手下还不大放心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用眼神再次向傅国生确定了之后才犹犹豫豫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站成一排守在门外 并且细心的关好了门。

余罪已经气的眼睛发红 他坐在傅国生对面委屈又发狠的盯着对方一言不发。
傅国生对于余罪刚刚的过激行为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有些心疼 他早就注意到了余罪缠着绷带的那只手 于是他叹了口气后站起身来迎着余罪的目光绕过一地的玻璃碎渣走到余罪面前然后蹲下身去。
他小心翼翼地拉住余罪的手腕把对方包扎的和粽子不相上下的那只手送到自己面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然后用拇指安抚般的轻轻摩挲着余罪的手腕以缓解疼痛。
他抬起头来跟余罪对视 眼里写满了不忍。

“手是怎么弄得?”
傅国生温柔关怀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心疼。
“......郑潮断指的规矩。”
余罪垂下眼睛看进傅国生的眼里。

“我听说过这规矩 本以为只是口头说说,”傅国生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他是来真的。”
他感觉到余罪的手有些颤抖 想必是那手指又钻心的疼了 于是他又伸手够上余罪的头温柔的摸了摸并柔声开口道:“小二,真的辛苦你了。”

余罪忽然觉得自己的手指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傅国生就那样不带一点儿防备的蹲在他面前 没有高高在上也没有冷漠无情 他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蹲在那里 靠他那么近。
他的手腕上能感受到来自傅国生的 持续的、令人安心的触碰。
他看见傅国生的眼神里充满了对自己的宠溺心疼和无限的包容 余罪只觉得眼前的人一如既往的温柔似水 他随意梳起的头发 他星河流淌的瞳孔 他淡色的薄唇 这些都让余罪忍不住靠得更近。

傅国生专注地盯着余罪的手 一下接一下的摩挲着 而余罪也同样专注地盯着傅国生 像是要捕捉清楚对方的所有动作。
他们默契地谁都没有再开口。
两个人离得很近很近 周遭的空气在不经意间变得暧昧而安静。

——欲望在缄默里流窜。
余罪无法忽略自己逐渐加速越闹越响的心跳声。
——该死的 他只想吻他。

没有丝毫犹豫 余罪用自己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毫无预警又迫不及待地捧起傅国生的脸低头凑了上去。

他倾尽了自己所有的温柔 像对待最珍爱的宝物似的亲吻傅国生 那么专注投入 那么小心翼翼。
他怕弄疼他 他怕失去他。
他疯狂的膜拜他 近乎虔诚地吻他。
一寸一寸的温柔舔舐缓慢而绵长 他甚至还认真的闭上了眼睛。

傅国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整个人一下僵硬在那里动弹不得。
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这个吻的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那个吻还带着一丝报复和玩味的心态 那么现在的这个吻就已经只是满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和爱情。
他的嘴唇被对方亲密地紧贴 他的舌尖被对方轻易的捕捉。
他甚至能够感觉的到对方不动声色地用手臂将自己圈到怀里慢慢收紧时的颤抖。

余罪竟然在不停地颤抖 仿佛在害怕什么似的。
傅国生不明白此刻余罪的颤抖 只是这让他更加不忍心推开余罪 于是他顺从的任由余罪吻着 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完全顺着对方的节奏去了 连身体也陌生的不像是自己的。

傅国生的一切此刻都在余罪触手可及的地方 他的脸上露出害怕又极为满足的表情 仿佛自己已经完整的拥有了傅国生却又强烈的害怕会失去。
傅国生的眼里染上了忧伤而悲痛的色彩 他努力放松自己的呼吸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有些慌张的拉住余罪环着自己的那只带伤手臂安抚性的触碰像是要抚平余罪的颤抖。
他半空的手心突兀的感受到对方的痛楚 这令他踟蹰的收回手指。

忽然间 傅国生恍若可以捧起自己惨短的一生凝视。
他这大半辈子早已是不该再有什么盼头 他亏欠了那个女人的 亏欠了小涛的 亏欠了人生的以及亏欠了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去改变和抹消。
这是他一辈子的烙印 他甚至没有办法做到片刻遗忘。

他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伤痛与背负 习惯了怨恨与背叛 习惯了苦难与黑暗 但这时他开始明白 他并没有。
他不是不想 他只是还做不到那么彻底。
又或许 是他的生命中开始闯入某种光芒 而他却渐渐习惯了这种光芒的温暖明亮 不愿再回到令人不安的冰冷与黑暗中。

——他后悔了放他走。

这个漫长的吻结束的时候让傅国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余罪稍稍靠低用额头亲密的抵着傅国生的额头 两人都在努力的使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然后余罪贴近了傅国生的耳朵蛊惑一般的开口。

“我会盯好郑潮,然后,”他的声音因为刚刚的亲吻喘息染上了一层沙哑和磁性 他的喉结沙丘般的滚动出不似常日的低沉声线,“为你取代他。”
然后他扶着傅国生的肩膀与之对视 以自己从未有过的 认真的表情。

余罪的眼睛里有一整片闪耀的宇宙。
傅国生觉得自己快要沦陷了。
 

【未完】
ps.我已经越来越啰嗦了我的天
pss.因为写完之后一般会稍微修改 所以有些小妖精发现再看的时候好像不太一样也不要太见怪

评论(11)
热度(34)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