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五)

余罪自从到了郑潮手下做事便会三天两头地吃到苦头 毕竟郑潮一干人等总喜欢挖空了心思地排挤他 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对此充满了怨念。
其实余罪作为正义的一方 卧底在郑潮身边本也算是职责所在 因为对于警察来说 所做的这一切本就应是出于正义感、出于使命的。
余罪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到底还是带了点私心。

余罪形单影只 却被迫要同时与傅郑两方人马周旋 所以他通常都处于精神紧绷、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 夜阑人静的时候每每疲惫不堪 却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于是他常常会觉得憋屈。
本就是过着受苦受累命悬一线的卧底日子 每天都要面对一帮心狠手辣亡命天涯的歹徒 万一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就会被那群人毫不留情地开枪直到把你整个人射穿射透射成稀巴烂。
虽说人不轻狂枉少年 但其实很多时候他也会真的很怕 也会抱怨自己究竟为何要受这种罪 也会心酸为自己操劳了一辈子的父亲自己却无以为报 也会想着不然好死不死地冲到警局里去直接把许平秋打死也好落得清净 或者干脆一把火烧了这些个窝点让自己和毒贩子们同归于尽。
余罪在深夜里蜷在床上抱紧自己的手臂 他想了很多很多的天马行空 越想越觉得委屈。
尤其是 他也已经有很多天都没有见过那个丸子头了。
 
除了许平秋 傅国生那边也在一直尽力地观察着余罪的动向 并隔三差五地与之取得联络。
只不过都是通过各种通讯设备来交流 或者是派遣个把手下暗地里过去传个话。
组织庞大便从来不缺人手 而傅国生作为大哥 对于一般的小事儿自然不会亲自出马 顶多也就派个焦涛出去怎么着也能解决得了五六成的事儿。
所以傅国生没有理由去见余罪 余罪也有没理由回去找傅国生。
 
于是日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了大半个月 余罪终于借着要帮傅国生和郑潮两人牵线的理由和傅国生见了面。
地点还是在上次的夜总会 余罪老早便在那儿等着 一看见傅国生走进来立马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去接 也不顾后面跟着的一群小弟和焦涛难看的脸色以及杀人般的眼神 直接拉住傅国生的手牵着他一边引路一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傅国生还是那个傅国生 依旧的平静柔和 依旧是眼角稍弯嘴角微翘对着余罪露出温和清淡的微笑。
 
进了包间之后 余罪又拐出去带了郑潮那一帮人进来。
郑潮见到傅国生之后脸色明显的不好 他强装镇定地给脸上堆笑 说的话颇有拍马屁的意味 又不停地夸赞余罪在他那儿做的怎么怎么的好。
傅国生倒是面不改色地听着 坐在他身边的余罪却忍不住在心里骂郑潮无耻 他看着道貌岸然的郑潮强忍住强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嘴上只笑嘻嘻地说诶诶诶大家都是好兄弟嘛 你也待我不薄 今天大家好好玩儿啊好好玩儿咱们不醉不归!
然后众人就开始闹腾起来 唯独傅国生卸下眼镜把身体向后往沙发背上一靠就闭上了眼睛 郑潮站起身来刚想向傅国生敬酒就被余罪生生挡住。

“我们老大不喝酒的,小弟来陪你啊!”
余罪说完又怕对方多心于是爽快地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郑潮见对方已经直接灌了酒便不好再说什么 只得默默坐回去和兄弟们喝起了闷酒。
余罪也不在意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正闭目养神的傅国生 重新坐下身来也学着对方一样的把身体向后靠在沙发上闭起了眼睛。
本来吵吵嚷嚷的周围似乎一瞬间安静了许多。
余罪的手臂紧贴着傅国生微凉的手臂 他稍稍侧过头就能闻到傅国生的味道 傅国生有散下来的碎发正好落了余罪的颈窝上。
余罪觉得有点儿痒。
他睁开眼睛偷偷环顾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各自快活没有人顾及到他们这边 于是他悄悄地伸出右手抓住傅国生安放在腿边的左手暗暗握紧了。

——好安心。
——好想一直这样。

只可惜没过几分钟就突然有人急冲冲地闯进门来喊着不好不好有警察来了。
众人在一瞬间的呆愣之后陷入了惊慌 傅国生睁开眼睛稍稍坐直了身子 他的手还被余罪攥在手心里。
余罪反应极快 他迅速地拉着傅国生站起身来冲着慌了手脚的众人说:“这一带我熟,我带着老大和潮哥先走!你们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然后都散了!不用慌张警察的重点不是你们!”
傅国生听后用眼神冲焦涛示意在他们走后帮忙控制一下局面 焦涛瞅了一眼傅国生和余罪交叠在一起的手 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余罪瞟了一眼郑潮后又转过头来看着傅国生的眼睛轻声说道:“我带你......们走。”
说罢就拉着傅国生快步跑了出去 差点儿就忘了后面还有个郑潮 而郑潮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却又苦于没有退路只能也紧跟在他们俩身后跑了起来。
 
余罪走的是一条不容易被发现的偏僻小路 其实这根本就算不上是一条路 因为遍地满满的都是葳蕤的杂草。
一路上除了月光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光亮 黑夜里只能听得见三个人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余罪在前面拉着傅国生跑的飞快 傅国生很快就有些体力不支 余罪回过头借着月光看见对方苍白一片的脸色突然就觉得很心疼 于是他背对着傅国生弯下了腰。
“上来。”

傅国生的心脏突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好像自从余罪跟在自己的身边以来 他就对自己做过许多别人从来都没想过 从来都不敢做也从来都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他救了自己的命 比如他在自己面前放肆撒野没大没小 比如他总拉着自己的手 比如他把自己用力地抱进怀里 比如他毫无预兆的亲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再比如 他此刻正背对着自己弯下腰来要求自己趴上去。
 
傅国生大抵还是有些明白余罪的心意的 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且他知道自己也真的......给不了余罪什么。
信赖?交心?承诺?
这些没有一个他给得起。

傅国生低头盯着余罪那只还没有复原的手沉默了半分钟 然后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在努力地调整了自己的呼吸之后走上前去拍了拍余罪的肩膀。
“没事,我自己走。”
他理所应当的拒绝了余罪 声音却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颤抖 而这竟被余罪听了出来。
 
傅国生正要走过余罪身边的时候突然被余罪一把抓住了手腕 余罪不由分说的就把他往背上拉。
傅国生本就顾及余罪的伤势不敢用力挣扎 而少年的力气又大的出奇 傅国生瞬间就被余罪强行掳在了背上 双腿被余罪用两条手臂架起垂在半空中。
傅国生不得已的伸出双手环住余罪的脖颈 整个人都贴在余罪的背上 他的心开始跳的很快。
 
“你在害怕什么?”
余罪的声音闷闷地在耳边响起 不得不承认他在看到傅国生拒绝自己的时候会感到莫名的生气。
傅国生乖乖地把头埋在余罪的肩头没有说话。
“以后不要再拒绝我了。”
余罪的声音带着委屈和请求的语气 说完也不等傅国生回应便抬起脚背着对方开始往前跑。
 
郑潮跟在他们两人身后不远的地方 他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刚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就看到傅国生被余罪背在了背上。
他隐约的感到那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有些微妙 正想细细琢磨一下的时候就看到余罪跑了起来 他一拍大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先逃跑要紧 于是也快步跟了上去。

停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出了足够安全的距离。
余罪背着傅国生跑了不短的距离着实累的不轻 但他还是先小心翼翼地把傅国生从背上放下来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傅国生心疼的蹲下身去抚摸着余罪的背后帮他顺气。
两人的动作自然而然一气呵成。
 
郑潮看着他们俩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一颗硕大的电灯泡的错觉——这两个人太奇怪了 不正常 这绝对不太正常。
他说不出是哪里不正常 但又觉得那两个人的动作好像有些过分亲昵了。
——也许只是兄弟感情很好?因为余罪救过傅国生?
郑潮觉得这个解释挺合理 于是暂时放弃了胡思乱想。
 
“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这就是个好机会。”
傅国生在余罪的呼吸差不多平稳之后站起了身 对着神游太空的郑潮突然冷冷的开口。
傅国生本就非常讨厌喜欢在别人背后动手动脚的小人 更何况郑潮明显还是个妄图以下犯上的叛徒。
郑潮被吓得一个寒颤却依旧假装镇定地开口道:“傅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自己还不清楚。”
傅国生的这句话不是问句 他说罢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枪来握在手里 眼神冰冷地盯着郑潮。
“你想杀我的话就把枪拿去,我成全你。”
郑潮被傅国生盯的如芒在背 其实他自己也带着枪 而且此时此刻这里只有傅国生 他自己和不足挂齿的余罪三个人。
他是真的有想过直接掏出枪来射杀傅国生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且他......还不敢。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郑潮还在琢磨着怎么应对傅国生的时候余罪突然就插了进来。
余罪一把拿过傅国生手里的枪 又叫嚣着要走了郑潮的枪 然后把两把枪通通塞进了自己屁股后面的口袋里。
“你们不要这样。”
“大家都是一起合作一起挣钱的兄弟是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是要长远合作的对不对?”
“不要整这些打打杀杀的,来来来握手言和多好啊。”
余罪俨然一副和事老的样子 这稍稍缓解了此时紧绷的气氛 郑潮倒是见好就收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对着傅国生伸出手 傅国生却把脸偏向一边迟迟不肯搭理 于是余罪笑嘻嘻的抓住闹别扭的傅国生的手往郑潮手上一搭 顺势把自己的手扣在了傅国生的手背上。
“好啦好啦这就对了是不是~”
余罪语气轻快的说着 还对着傅国生顽皮地眨了眨眼睛。

傅国生突然就笑了。

郑潮见傅国生心情转好 立刻在急不可耐的道别之后借机溜走 只留下余罪和傅国生两人依旧站在原地。
傅国生对着余罪弯起了嘴角:“小二,今天多谢你了。”
余罪本来是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傅国生看 突然心下一动就忍不住靠了过去 傅国生下意识地退开了一步 余罪不死心的又向对方靠近了一点儿 这次傅国生没有再躲开。

呼吸靠的太近了。
傅国生感到一阵压迫感 这使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余罪见状越发觉得傅国生乖巧可爱的令他心动 但他只是抬起手来揉了揉傅国生微乱的头发 眼神里的温柔快要溢满出来。
傅国生的头发和他本人一样柔软 余罪把指尖轻轻地滑入傅国生头发之间细细的帮他理顺了。

傅国生这才睁开了眼睛  他的脸颊泛红 月光肆无忌惮地流淌进他的眼眸里。
他看见了余罪极尽温柔的眼神 却不敢直视 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躲闪的瞳孔在墨色的夜里闪闪发亮。

“我会保护你。”
余罪贴近傅国生的耳朵 他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他的语调温柔而坚定。
他承认自己的私心越来越重 之前在听说警察来了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就只是“我要保护好老傅”。
那一瞬间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 脑袋里只不断地回响着三个字——保护他。

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
余罪觉得自己中毒已深 他没有办法不去想傅国生 没有办法不去在意傅国生。
而他又该死的会仅仅因为看见傅国生就觉得兴奋、安心和满足。
理智告诉他这样不对 感性又告诉他不能违背真心。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这种心情 又急切的想要表达想要示好 索性就顺着自己的感觉去走了。

傅国生听着余罪的喃喃耳语心底漾起一片细小的涟漪。
他不否认自己对余罪有着和对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感觉 也不否认这个少年给他本已写定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只是他一直都是一个足够理智的人。
所以他只能微笑着对余罪说一句:“谢谢你。”

然后余罪也笑了。
他在黑暗里再次握紧了傅国生的手 而傅国生也不动声色的轻轻回握住他的。

“回家吧。” 
 
 
【未完】
ps.实不相瞒 《余罪》这部剧我差不多就看到了这里 后面发生了什么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于是这篇文章后面的剧情可能会采取自己编造或者补剧的方式来决定 请大家将就着看吧
ミ(:3っ )っ

评论(14)
热度(21)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