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六)

余罪拉着傅国生的手慢悠悠地走在前面 他笔直挺拔的背影在傅国生看来却是单薄而瘦削 一身黑色的衣服隐没在浓重的夜色里 只露出两条被月光映的苍白发亮的细胳膊。
傅国生有些头疼这个年纪的孩子为何总是吃不胖长不壮 明明吃得不算少 却还是瘦得像群猴儿。
傅国生想到刚刚余罪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能背着他跑了那么远的路 忍不住又狠狠地心疼了一把。

说不感动都是假的。
傅国生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 见过的各色人物数都数不清 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余罪一样勇敢直接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无法无天的毛头小子 实际上那只是因为他足够坚定并且做得到敢爱敢恨。

傅国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算是一根苍老的树枝了 只是上面还零星的挂着几片枯黄的叶子 遇上大风便免不得会颤颤巍巍起来 又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泡在杯子里的茶叶 注定要从水面沉到杯底 所以他早在一开始就接受了自己终究要躺进这世上最深最暗处的命运。

但余罪的到来却像是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一般 来势凶猛又不容抗拒 无时不刻不在爆发着蓬勃闪耀的生命力。

傅国生见到余罪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这根树枝注定会被对方炙热的火焰燃烧殆尽直至灰飞烟灭。
只是每当想起在冰冻三尺寒风肆虐中经受过的折磨时 他又忍不住地想要接近这火焰的炙热。
 
——多么矛盾。

低头陷入沉思的傅国生并没有注意到余罪突然停下的脚步 他猝不及防的一头撞上余罪的脊背 脚底一时乱了步子连身体也开始晃悠 余罪正好转过身来看他 眼疾手快地一把捞住他的腰往怀里一带 这才帮他稳住了身形。

“想什么呢。”

余罪低头看向怀里的傅国生 他对于明明跟在自己身边却还要分神的傅国生稍微有些不满 但抱紧傅国生的那一刻心跳还是非常诚实地加速了起来。
傅国生靠在余罪地胸口明显感觉到了对方越来越响的心跳声 他有些慌张地从余罪的怀里挣脱出来避而不答 抬起头迎上余罪的目光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该死的郑潮就这么先跑了。”
余罪见傅国生不愿说也没强求 他痞痞地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话题。
“这会儿估计也没有车了,打电话叫那谁谁来接我们吧。”

傅国生这才想起来早就应该联系小涛问问那边的状况 于是他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拨了焦涛的号码。
电话几乎是被秒接的。
余罪听见焦涛焦急万分的声音从傅国生的手机里传了出来:“老大!你现在在哪儿!”

焦涛已经有整整半个小时都坐立不安了。
他这边倒真如余罪所说的没发生什么事 三两下摆平了之后 他就一直坐在车里握着手机心急如焚的等着傅国生。
现在跟在自家老大身边的两个人没一个能让焦涛放心 对于郑潮这个之前就害过傅国生的人 焦涛本就是痛恨至深的 而对于余罪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子 他更是无法信任。
焦涛担心的要死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 迟迟等不来傅国生的电话让他忍不住烦躁地用力砸了几下方向盘。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焦涛迫不及待地把手机贴近耳边 听见对面传来傅国生平淡温和的语调才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小涛,我们没事。”
“来接我们吧。”
在对方挂断电话之后焦涛把手机往旁边的座位上随意的一丢 然后脚下用力一踩把车子开的飞快。

——快一点!快一点!

这个期间余罪一直是安静地站在几步之外注视着傅国生的一举一动。
他看见傅国生和焦涛通话时嘴角淡淡的笑意 看见他挂掉电话后把手机收回口袋之后被夏夜的风吹起的衣角 看见他抬起手臂揉了揉眼睛 看见他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一般稍稍抬眼有些疑惑地对上自己的目光之后又不太自然的迅速转开。

黑夜如斯。
余罪却借着月光捕捉到了傅国生此刻所有的小动作。

傅国生再次抬起手用力地揉了几下左眼之后又使劲地眨了眨 眼睛里面有东西硌得生疼 他揉了好几下也没什么用。
应该是刚刚起的风把沙子吹进他的眼睛里去了。
其实若是平时戴着眼镜的话是不会发生这种事儿的 只可惜他刚刚在夜总会走的匆忙把休息时摘下来的眼镜忘在了那边的桌子上。

不知怎么的 傅国生不太想被余罪发现这件事 奈何眼睛又越来越难受 于是他稍稍转过身侧对着余罪 就又要抬手用力地揉眼睛。

刚抬起的手腕就兀地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拉住。

“眼睛怎么了?”
“进沙子了?”

余罪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傅国生的面前。
他刚刚盯着傅国生的时候发现对方一直在揉眼睛就觉得有点奇怪 正想问他的时候又见他不着痕迹的转过身去。

——这家伙 绝对是眼睛不舒服了吧。

余罪不知道为什么连这种事情傅国生也想瞒着自己 他只知道自己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他几步就走了过去并且及时地阻止了傅国生还想继续揉眼睛的行为。

“你是笨蛋吗?”
“乱揉的话 万一擦伤了眼球怎么办?”
余罪有些不满傅国生的隐瞒 他把傅国生抬起的手臂又重新按了下去。

“给我看看。”

余罪向前一步和傅国生贴的更近 他伸出左手轻轻地抚上傅国生左边的脸颊 又把脸凑近了去瞧傅国生的眼睛。
傅国生的左眼已经有些泛红了 因为他之前的揉动而分泌出来的泪水此时盈满了他的眼眶 整只眼睛水汪汪的 看起来竟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委屈的意味。

余罪不免有些心疼。
他探上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控制住傅国生的眼皮 然后对着对方的眼球不轻不重地吹了好几下。

“怎么样?好些了吗?”

傅国生稍稍低头眨了眨眼睛终于没感觉到异物的存在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

“嗯。”

余罪的左手依旧抚在傅国生的脸颊上没有移开 他觉得自己有些奇怪的很喜欢刚刚傅国生那幅看似委屈的模样。
傅国生温顺的站在他的面前 因为眼睛终于好多了而情不自禁地放松了身体露出了舒心的表情 他不自觉的向上弯了弯嘴角 面颊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傅国生此刻面部表情的细小变动全部被余罪的手心感知到了 余罪认真地盯着傅国生看 眼神专注而深沉。
傅国生的左眼还依旧是湿漉漉的样子 睫毛上也挂着星星点点的泪水 他下意识的又眨了几下眼睛 准备抬手把眼泪擦掉。
就在这个时候 余罪鬼使神差地把嘴唇送过去吻上了傅国生的眼睛。

傅国生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惊到 他讷讷地接受着余罪对自己的亲昵 只能条件反射般的紧闭上了双眼 并且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余罪的手臂。

傅国生其实很排斥和别人肢体上的接触 但余罪却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了这层屏障。
傅国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是不忍心推开对方。
他明明是已经有妻室的人了 更何况......这个亲了自己好几次的还是个比自己小了太多的男人——这本身就是背德的。

——还是说 只要是小二就可以?

傅国生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所以脑子里才会冒出这么不正常的想法 但无法否认的是 余罪的出现确实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太多的偶然和意外。
也许这就是自己命中的克星吧 不管余罪做什么 就连他对自己这般的......放肆无理 傅国生都没有办法拒绝。
谁让他对余罪的宠爱从一开始就是没有理由地义无反顾。

傅国生承认 自己的心一旦搁在余罪这里 就软的像团棉花。

暧昧的亲吻从眼睛到脸颊再到鼻尖一路向下 余罪的一只手不知不觉地绕到傅国生的后背环住了他的腰拉近自己 贴近对方嘴唇的时候他小小的犹豫了一下 最后还是忍不住地停留在了傅国生淡色的嘴唇上开始了长久的缠绵。

会犹豫那么一下只是因为余罪......有点担心血气方刚的自己会在这荒郊野外把持不住。
他越确定自己的感情 越深陷进去 就越觉得对傅国生无论怎么抱怎么亲都不够。
傅国生太过可口 又太过包容 这难免让他想要放肆想要变本加厉想要更多更多。

他其实期待看见傅国生因为自己而变得不一样 只不过这种不一样只能针对他余罪一个人——余罪强烈的占有欲让他想要傅国生能够只看着他只想着他只在意他一个人。

绵长的亲吻终于结束 余罪暂时放过了几乎快要不能顺畅呼吸的傅国生 稍稍错开了两人嘴唇的距离 傅国生的面颊上绯红一片 他的眼神散漫迷离 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亲吻中缓过来 只能软软的靠在余罪的怀里 。

——就像这种表情 只能给我一个人看哦。
想到这里 余罪低下头开心地用鼻尖蹭了蹭对方的脖子。

马路上不远处有暖色的车灯缓缓地扫了过来 余罪牵起傅国生的手语调轻快。

“涛哥终于来啦,回家咯~”

【未完】
ps.又扯又啰嗦到没救 吃枣药丸
pps.一言不合就亲来亲去吧

评论(10)
热度(27)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