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七)

焦涛几乎是连车子都还没有停稳就急急忙忙地打开了门。
他脚底踩风似的只三两步便走到了傅国生和余罪的面前 在他亲眼看到傅国生真实的、毫发无损的站在自己的眼前时他才终于放下了一颗悬了老久的心并且暗暗地舒了一口气。

“小涛,来了啊。”
傅国生语气温和地开口 他对着焦涛弯起了嘴角 又抬手拍了拍焦涛的肩膀:“麻烦你了。”
焦涛的心里因为傅国生对自己露出的微笑而产生了满足感 他压抑住自己欢喜的心情 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过......总觉得似乎少了点儿什么。
焦涛忍不住又看了几眼傅国生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匆匆地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了一副眼镜递给傅国生。
“老大,你的眼镜落在那里了。”

“啊?哦,谢谢你。”
傅国生倒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原本差不多都快要忘了关于那副眼镜的事儿 却没想到焦涛竟然在一片匆忙混乱之中还能记得帮他把被遗忘在夜总会里面的眼镜拿了回来。
傅国生不仅心生欣慰——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于是他满意的夸赞了几句焦涛的细心 接过眼镜顺手便戴上了。

期间余罪一直站在一旁看着那两个人的互动 他把双手随意地插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但是目光却逐渐变得深邃 随后又换上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傅国生此时已经很疲惫了 于是他又简单地招呼了几句便先行上了车靠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开始闭目养神。

焦涛早就注意到了余罪一副神游太空的样子 他轻轻咳了一下才把余罪从他的思维盒子里拽了出来。
余罪的视线一转正好对上焦涛有些疑惑的瞅着他的眼神 这让两人同时愣住。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两人一时语塞 于是竟莫名其妙地干瞪着眼互相盯了对方老半天。
 
——男人之间的战斗有时候就是那么无厘头。

最后还是焦涛的战线首先崩溃。
他无奈的扶了扶额之后走过去拍了拍还在使劲瞪着他的余罪的肩膀。
“上车吧,先送你回去。”

余罪却是一反常态的安静 他没吵没闹也没炸毛 还真就乖乖的钻进了车里。
他轻手轻脚地坐在后排 默默地靠在了傅国生的身边。

焦涛觉得今晚的余罪有些奇怪。
他想了一下只得出了“余小二是因为累了所以才情绪不高”这个结论 于是他便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也爬上了驾驶座 一把握紧方向盘 顺便启动了车子。

其实焦涛刚刚本想对余罪表示一下感谢——多谢你替我好好的保护了老大——之类的 只不过这种话 对于焦涛来说 实在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焦涛其实知道自己碍于性格和身份 放不下的有太多太多 而一旦放不下的越多 纠结的就会越多 就会越发的放不开自我。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众人所以为的那种封闭或者高冷的人 对于自己所珍视之物他也能毫无保留以心相待 只不过有些时候他的确会缺乏所谓的勇气和果断 这或许是因为他总是习惯性的想太多 所以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冲动的人。
就比如他原本有些话早就想对傅国生说 却因为缺少了那一点点勇气而产生了小小的犹豫 于是那些话 终究是没有说。

焦涛有很多时候 都几欲出口 然后却没有说 最后已是说不出了。
他也会嘲讽自己竟然懦弱地连句真心话都说不出来 但他是真的害怕。
一句话就有可能会毁掉现在的一切 而他是如此的惧怕傅国生的厌恶 唯恐傅国生把他从身边推开。

车子里面凉爽而安静 这种环境很容易让人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面去思考事情。

余罪上车之后就想了很多很多。
他回想起刚刚焦涛下车后急切地看向傅国生的眼神 那么深沉那么专注 仿佛那一刻他的眼中除了傅国生之外再看不到任何东西。
 
——不会错的,焦涛对傅国生的感情......

那时焦涛的眼里只有傅国生 仿佛在他的整个空荡天地间傅国生就是唯一的存在。
 
——他爱他。

余罪突然悲哀的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他对于刚刚发现的焦涛对傅国生不一般的感情虽然有些惊讶 但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不过这个发现让他难免觉得失落和担忧。
相比较焦涛和傅国生相互认知多年而建立起来的深厚感情 余罪和傅国生之间少的远远不止是简单的所谓十年、二十年。
和其他人相比 余罪不过是半路杀出来的一个毛头小子 他虽然仗着傅国生的宠爱可以在众人面前飞扬跋扈 但背地里其实连他的过去和身份都要遭到怀疑。
他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对于傅国生来说到底算什么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无足轻重。
因为他悲哀的意识到自己和傅国生之间不止是少了了解 少了信任 更是少了时间的积淀 而更加悲哀的是他们之间的这些巨大空缺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来填补完整。
 
可是余罪是余罪。

就算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 少了那些又怎样。
无关紧要又怎样 巨大的隔阂又怎样 看不清楚未来又怎样 片刻的悲哀根本不能阻挡余罪  对余罪来说最重要的一直都只是当下 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 未来总是充满了未知和希望的。
无关紧要就去成为最重要 巨大的隔阂就去打破 看不清楚未来就去创造未来——又有什么不可以。

想到这里 余罪下意识的侧头过去看身旁的傅国生。
傅国生正安静地闭着眼睛休憩 车里暖色的灯光包裹着他的全身 他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小片细密的阴影 不知何时被散开的头发乖巧地披在肩上 他的嘴唇无意识地浅抿着 一贯微笑着的脸上此时却是写满了疲惫。
余罪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傅国生 他发现傅国生耳边有一小撮头发翘出了调皮的弧度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把它们悉数捏在指尖 然后手指向后 指尖贴着傅国生的鬓角和耳廓轻柔地划过。

——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对你这样过?

脑子里突然冒出的这个问题让余罪觉得自己好像狗血言情里面矫情的男女主角一样青葡萄一般的酸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喜欢上了啊。
——喜欢这种事情 本不就是这么敏感吗。

余罪喜欢傅国生便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傅国生的好 但又想把傅国生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其实发现焦涛的感情在余罪看来更像是一个导火索 这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意识 他甚至开始自嘲自己之前是不是因为脑残才会那么大意。
余罪觉得自己对傅国生好像越来越强势 越来越在意。
他那可笑的占有欲让他已经开始想要让傅国生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只由他来守他周到护他周全。
想要打上烙印 证明他只属于他。

——我疯起来还真是不可理喻。
 
傅国生的右手一直安放在腿边 余罪伸手过去想要握住 又生怕惊扰了正在休息的傅国生 只能停在空气中犹豫了一下之后又悻悻地收回了手。
然后他就看见傅国生在他的注视下睁开了眼睛。
傅国生的的瞳孔黯若子夜却有着星辰闪烁其中 余罪的目光生生撞上对方的眸子的那一瞬间 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看进了傅国生的心底去。
 
傅国生自然是不知道余罪在想些什么 他弯起嘴角冲着余罪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 抬起的右手放在余罪的头发上温柔地揉了揉。
“不累吗?休息一会儿吧。”
他不知道自己的语调柔和到让人忍不住沉溺。

余罪一把抓住傅国生在他头顶乱动的手 顺理成章地用力握紧之后 他愉快地扬起嘴角闭上了眼睛。
傅国生无奈地眨了眨眼睛 突然又感觉肩上一沉——余罪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相当自觉的靠在了他的肩头顺便还在他的颈窝上轻轻蹭了几下。
痒,傅国生心想,还很重。
不过最终也只是包容地笑了笑。

专心开车的焦涛刚刚突然听到傅国生说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这让他下意识的就往后视镜里瞥了一眼  然而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让他立马呼吸一滞。

怎么说呢 焦涛以前只是觉得傅国生好像对余罪太好了 不过这只是单方面的 毕竟傅国生对谁都好 倒是余罪之前貌似一直处于相当不领情的状态。
可是就在刚才 他通过后视镜看到后排余罪脸上的表情明显因为傅国生的安抚而变得极为安心满足甚至是温柔 余罪看着傅国生的时候眼里似乎也装着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们之间的动作自然而亲密 两个人看起来竟然有点儿像无间的恋人一般 连空气里都开始弥漫起淡淡的名为暧昧的气息。
只不过傅国生和余罪好像并没有察觉到。
到底是旁观者清。

——原来竟连余小二都陷进去了么。

相比于自己和傅国生 焦涛倒觉得余罪和傅国生之间的互动明显要亲密的太多。
焦涛和余罪一样 也有着想要靠近傅国生的强烈渴望 只不过少了傅国生的过分纵容 又因为性格使然 焦涛没有办法做到像余罪一样只要想要就毫无顾忌地伸出手去。
虽然看起来像是在乞讨怜悯一般 实际上却是因为本就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所以才能这般无所顾忌无所畏惧。
这让焦涛不得不羡慕余罪。

真正想要的却说不出口伸不出手 得不到也哭不出声喊不出口——焦涛觉得自己真是可怜 明明守在傅国生身边这么多年 却比不上傅国生和余罪短短几个月的相处。
傅国生对余罪掏心掏肺地好 余罪在焦涛看不见的地方也开始对傅国生义无反顾地好。
怎么办,焦涛失落的把方向盘越握越紧,不甘心啊。

对于焦涛而言 他很享受那些原本只是单纯地陪伴在傅国生左右的时光 即使得不到什么 他把自己的生活只用傅国生全部填满倒也甘之如饴。
他其实宁愿傅国生一辈子都不会察觉到自己的感情 也不愿意看到傅国生再被别的任何人拥有。
就算傅国生早已有老婆 就算傅国生只是他一辈子的老大 这就够了 他并不奢求得到更多。
只要能一直守在傅国生身边 这就够了。

然而余罪的出现却打破了一切的平和安宁。
焦涛其实并不讨厌余罪 更多的只是羡慕 但他免不了地开始担心余罪会不会有一天把傅国生从他身边抢走。
他有时会想如果余罪不曾出现 他们的生活是不是就会沿着原有的轨道一直走下去 是不是就不会偏离 是不是就不会害怕失去。

车子里越发凉爽 风从空调出风口不断吹出来的声音持续而稳定。
座位上的三个人各怀心事 都默契的保持着安静。

车子一路平稳地开到了目的地。
余罪下车之后还忍不住多看了傅国生几眼 因为他不知道又要过多久才能再见到对方。
傅国生像是了然余罪的想法 于是他微笑着把自己的手机拿在手里冲余罪摇了摇示意要保持联系 余罪这才点点头恋恋不舍地转身走开。

傅国生之前要求焦涛先把余罪送回去再回自己的住处 所以他们现在又要上路了。
焦涛驾驶了一会儿车子后从后视镜里看到傅国生好像已经安静睡着的模样 他觉得空气可能有点儿凉 于是轻轻地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余罪进屋之后已是疲惫不堪 他连鞋子都没脱就一头载倒在了床上 月光透过窗玻璃肆无忌惮地倾泻进来。
余罪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找到傅国生的微信删删减减琢磨半天结果只发了“晚安”两个字过去 然后又把傅国生设置成了自己的置顶。
除了以前手机里的老爸,余罪因为自己这种小女生一般的行为腹诽了一下自己,你还真是我唯一的置顶呢。

余罪估摸着傅国生现在应该还在路上 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信息 于是便放下了手机闭上眼睛 脑子里开始毫无头绪地想东想西 只不过都是关于自己做卧底的状况以及关于傅国生的那些零零碎碎。
余罪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 他一直都记得自己的使命 也知道自己必须始终坚定立场努力完成任务 只是感情这种事往往来势汹涌防不胜防。
余罪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 却因为傅国生而在一瞬间有点儿害怕未来。
他会想象如果到最后傅国生知道了他的背叛 如果真的走投无路到了他们刀枪相向的那一刻 他该怎么办。

他多么希望傅国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 他们在某一天意外地遇见 然后平淡的相识相知 甚至是 相爱。
可是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现在只能先让自己小心谨慎地走一步算一步。
他理性让他不能背弃正义 他的私心又让他不想与傅国生为敌。

想到这里 余罪睁开眼睛又看了一眼手机 屏幕依旧是暗着的。
然后他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把手机扔在了床边的柜子上。
他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之后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翻来覆去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最后他无奈地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枕头里半晌 才终于有了睡意。

余罪睡着后没多久 柜子上的手机屏幕突然短暂的亮起。
锁屏上微信消息提示的底下是傅国生的名字。

“晚安,好梦。”
他说。

然后屏幕一黑 一切归于平静。 

ps.历经波折迟来的 T_T
pps.这章没什么剧情大多是心路过渡 大家将就着看T_T

评论(11)
热度(30)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