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余傅】事若春梦(八)

余罪其实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让他浪费分心。
他料到傅国生和郑潮在和解之后必定会有大动作 便老早在暗地里通知了许平秋让他随时注意那两人的动向并提前做好准备。
许平秋对于余罪最近难得的安分稍稍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但他也没有时间多想 只是当机立断地安排了人手随时在傅郑二人所在的周围监视着。
 
许平秋无法得知的是 余罪并非是安分了。
余罪只是越发地心神不宁。
他得承认他现在还远远没有成熟到能够让自己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做出果断而正确的选择。
正义或是感情——这是他现在正面临着的巨大问题 而这个问题无时无刻不在深深地折磨着他。
对于最后他和傅国生到底会变成怎样 他甚至连想一想的勇气都没有。
 
——他会放过傅国生吗?
——傅国生会放过他吗?
这些问题总是让他头痛不已。
他不确定自己能为傅国生做到哪一步 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管傅国生是做什么的也不管傅国生过去发生过什么他都是真真正正的、打心眼儿里喜欢着傅国生的。
而且他是真的想要保护他。

如果两个人的相遇真的有「上天在冥冥之中眷顾着」这么一说 那么无论结果怎样 他们的相遇都会是有意义的。
如果能够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如果可以自由到无法无天。

——可是 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

余罪百无聊赖地守在货车旁边等着郑潮通知接下来的行动 其他人正在马不停蹄地往车上搬着箱子 他靠在被太阳晒得发热的车厢铁皮上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让他困倦的几乎快要睡着。
 
“行动取消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 余罪一个激灵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那人正是郑潮。
郑潮有些厌恶地看了腌黄瓜一般无精打采的余罪两眼 忍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今天的行动临时取消了,今晚兄弟们一起出去浪就成。”
 
余罪这下完全清醒了——郑潮他们搞什么鬼为什么原本说好的行动说取消就取消了?
他本来想提出质疑但看瞄到了郑潮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之后 硬生生地把疑问吞回了肚子里去 只能在心里不爽的大骂了几句人渣。
于是他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弯下腰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实际上是小心翼翼地冲着警方的摄像头所在的方向递了个“行动取消了”的口型过去。
他在担心之余倒也很好奇郑潮他们究竟在做什么鬼打算。
 
夜幕降临的时候郑潮真的带着余罪及所有的兄弟一起去了他们常去消遣的那个夜总会 于是一群人疯疯癫癫地窝在一个大包厢里一边吃喝玩乐一边鬼哭狼嚎地唱歌。
大家正喝到兴头上时 郑潮却突然起身二话不说地把所有小姐都打发走了。
“现在准备开始行动。”

——这他妈搞什么玩意儿?
余罪一脸懵逼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疑惑地问道:“高潮哥,不是说好行动取消了吗?这大家正嗨着呢,怎么突然又要开始行动啊?”
“行动就是行动,你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啊,”郑潮颇有些不耐烦地回道:“先把你们的手机全交出来。”
 
余罪的心立马悬得老高。
“这行动就行动,”他把手机紧紧地攥在手里 直直地盯着递到眼前的塑料袋强壮镇定地问道:“收手机干什么?”
“就你话最多,道儿上的规矩就是这样的,”郑潮烦躁地说:“快放进来。”
余罪见事已至此只能也学其他人装作满不在乎地样子把手机扔进了袋子里。
 
“不是我不信任你们,”郑潮见手下都一副不大情愿样子稍稍放缓了语气:“只是万一出事儿了可没人担得起,况且行动成功了大家才能有饭吃有酒喝有女人玩儿对不。”
“走走走!”
 
一群人最后竟是匆匆忙忙地从夜总会某个不显眼的后门出来的。
外面不知何时已是瓢泼大雨。
余罪惊讶的发现门口竟然停着好几辆蓝色的大货车。
剧郑潮所说 货车里全部都只装着玩具。
手下们在郑潮的安排下陆续地钻进车子出发运货了 只剩下余罪还杵在那里心慌意乱地干等着。
 
“来,小二,”郑潮冲余罪招了招手:“这辆车的货归你送了。”
他见余罪一副疑心重重的样子勉为其难的安慰道:“怎么着别操心啦,里头都是玩具而已,你只要安安分分按时送到就有钱拿。”
余罪上车前还是有些犹豫的 郑潮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催促道:“快点儿快点儿,对面可是大客户货晚到了我们可担不起。”
余罪心一横牙一咬就麻利地钻进了驾驶位。
——联系不上大胸姐那边真是糟糕,不过我还真就不信这郑潮他们能耍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花招。

想到这里余罪啪的一声拉上了车门 然后用力地一踩油门驾着蓝色的大货车消失在了茫茫的雨夜里。

郑潮看着终于离去的余罪脸上露出了一个得逞而讽刺的笑。
他掏出手机给傅国生发了个「ok」的手势过去 在得到傅国生迅速的回复之后他满意地哼着小曲儿也转身离开了。

白光一闪 轰隆一片。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未完】

ps.我天我偷偷回来更一下 抱歉让诸君等了这么久 先这么着吧 时隔这么久我简直都已经记不清剧情了 所以再往后可能得自由发挥剧情了请诸君见谅T_T 慢慢更吧哎

评论(5)
热度(17)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