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不定时撸文撸画√

关于

【白搭】不声不响(6-8)

#一不小心好像有点儿收不住了囧rz

      

6

白敬亭听经纪人说张伟要来明星大侦探的时候激动地差点儿打翻了自己手边儿装水的杯子。
好几天来都无精打采地瘫着的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一把抓起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旁若无人地就开始戳戳戳 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神色 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去了。
大半分钟过去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一个大活人 抬起眼睛就看到自家经纪人一脸的嫌弃。

“怎么着才多少天没见着大老师啊这么激动?”
白敬亭脸刷的一红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
“得了得了,你们一起喝过尿谁有你们亲。”
经纪人调侃完就推门扬长而去 只留下白敬亭一人在风中凌乱。
 
片刻过后白敬亭小心翼翼地拨通了张伟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被接起。
“喂小白啊,不好意思啊刚有点儿忙,怎么了?”
熟稔的声音传入耳朵 白敬亭突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小白你没事儿吧?”
电话那边又传来充满关切的询问 只是背景有点儿吵吵嚷嚷的。
“啊啊大老师我没事儿,”白敬亭慌忙回答道:“听说您要来大侦探是吗?”
“对啊,怎么了?”
应该是张伟去到了人少的地方 背景渐渐安静了下来 只是白敬亭觉得张伟的声音听起来要比平时的鼻音重很多 不禁担心起来。
“大老师您感冒了?”
“嚯这都被您听出来了厉害厉害厉害~我没事儿~”
电话对面的人轻笑出声。

白敬亭听罢心疼着急又有些生气。
张伟等了一下也不见白敬亭说话估摸着人家应该是担心他了于是收敛了笑意耐心地解释。
“前几天录节目的时候有点儿受凉了结果拖着一直没好我也没办......咳咳......”

“在哪儿?”
白敬亭冒冒然地打断他。
“啊?什么在哪儿?”
张伟一头雾水。
“你现在在哪儿?”
白敬亭气急了索性连敬语都忘了说 不过张伟倒是没在意。

“我在北京啊。”
张伟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他盯着屏幕上通话已结束几个突兀的字儿愣了半晌 然后心里一惊——这孩子难道......傻了?
这种前所未有的突发状况让张伟难免有些失落 他撇撇嘴角默默地按灭手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瘫回了沙发里。
嗓子鼻子痒痒地让他咳个不停。
梁桥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蜷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咳得缩成一团的张伟 他轻轻地摸了摸张伟的头顺便把人给揽起来靠好了又贴着那人坐下之后把一杯温水递到仍闭着眼睛的那人嘴边:“喝热水。”
张伟这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就着梁桥的手抿了一小口。

——摊上这么个祖宗真是......

梁桥感到自己肩头一沉 他垂眼去看那颗懒洋洋地搁在自己肩膀上的毛绒脑袋 然后微笑起来。

——三生有幸。
       
      
7

隔天清晨六点多张伟正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他一头坐起来抓了抓乱成鸡窝的头发莫名感觉有些眩晕反胃 于是差点儿没忍住问候了敲门人的全家。
他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地去给这大清早的不速之客开门。
正想开口就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却意外的脸于是整个人大脑蒙圈地愣在原地 就连握着门把手的手都忘了放下来。

“小......小白?”
白敬亭满意的看着张伟难得一脸傻楞楞又可爱到不行的表情 他扬了扬手中提着的一塑料袋儿药。
“我是老中医小张伟~”
 
“嚯敢情您突然挂我电话就是直接冲我这儿来了啊,”张伟靠在沙发上看着从进门来就开始忙来忙去的白敬亭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调笑的时候还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真这么想我啊~咳咳......”
白敬亭皱着眉头拿来一条毛毯把张伟裹严实了又端来一杯热水递到那人手里。
“是啊,”白敬亭瞄了一眼乖乖握着热水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的张伟心里软成一塌糊涂 一不小心没遮没掩没羞没臊地就说了大实话:“真这么想您。”

张伟歪歪头轻飘飘地递过去一个怀疑的目光。

白敬亭倒是难得无所畏惧地抬眼迎了上去 语气认真态度诚恳面色一本正经到让张伟翻翻白眼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
“啊?那行吧......”张伟被白敬亭直白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他把手中的水杯重新放回到茶几上有些无措地眨眨眼垂下头开始兀自把玩自己的手指:“谢谢您呐。”
白敬亭见他一副非常困倦的样子暗暗开始自责自己当时心急火燎地没选对航班 来得突兀反而打扰了那人休息。

“那啥您好好休息吧我去煮个雪梨您待会儿喝,”白敬亭边说边伸手去拉张伟的手:“先去房间里睡会儿好不好?”
张伟的手冰冰凉凉的 又很瘦 骨节分明的触感一下就戳进了白敬亭的心窝里头。
张伟似乎有些抗拒 他伸出另一只手不满地拽住白敬亭的胳膊 同样冰凉的触感让白敬亭心头一紧。

“哎哟喂您可别折腾了您这八成也是还没睡过呢吧,怎么着是想成仙啊?”

张伟有些责怪的语气白敬亭却听的顺心顺耳 他略微一施力便轻而易举地将张伟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张伟却是没想到他会突然使劲一个不稳整个人迷迷糊糊地撞进白敬亭的怀里。

“我早就是神仙了啊我没事儿您快起来睡......”

清甜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让白敬亭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心心念念的人状况之外的靠近足以让白敬亭完完全全地慌了手脚 他只来得及收紧手臂把张伟紧紧地圈住 张伟的头发扫到他的鼻尖和脖颈 脸正好撞上他的肩头。
白敬亭仍紧紧地把张伟的一只手握在手心里 并且鬼使神差地突然不愿放开。

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心跳暴躁鼓点般的汹涌澎湃。
 
然后张伟抬头用茫茫然的眼睛看他。
张伟似乎是磕到鼻子了 他的鼻尖微微发红 额前的头发软软的耷拉着 睫毛长长弯弯 眼睛湿漉漉地像极了一只无助的毛绒小动物。
他无意识地咬着下嘴唇 嘴角下弯像是受了委屈。
 
白敬亭见到张伟这幅毫无防备软软糯糯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
——完了。
——简直快要溺死了。
       
       
8
    
白敬亭一直觉得喜欢上张伟是一件自然且必然的事儿。
从第一次接触到第一次心跳加速的发展毫无悬念 他不是不知道张伟的身后紧跟着一票人不求回报拼了命地对他好。
毕竟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惹人怜爱的人。
 
对于年轻气盛的白敬亭来说 他不怕后果 只是觉得喜欢上了就真的该要一辈子了。

白敬亭记得自己当初接到张伟演唱会嘉宾邀请的时开心到快要飞起来。
他忙不迭地打电话过去询问 语气小心翼翼地。
对面那人熟悉的声音轻轻绵绵的飘进自己的耳中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白敬亭不顾形象地尬了几分钟舞 成功换来助手惊恐万分的注视。

舞台上平安夜唱起的时候白敬亭被张伟拉到身边 两人的头靠在一起 身体跟着音乐随意的晃悠。
耳边张伟干净好听的少年音和当年分毫不差 而且那人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白敬亭看见已然疯狂一片的台下 突然私心地希望这一刻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俩安安静静地紧紧依偎直到永远。

所谓无声是永恒 天地是永恒。
所谓你是永恒。
——大抵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他听见张伟在耳边唱。
——Silent night,新的一切到来。
是的。
新的一切到来。
 
白敬亭的眼里从来只看得到张伟 张伟不明所以地回以微笑。
——这就够了。
那时白敬亭这么觉得 因了自己偷偷藏在心底的绝对纯粹的喜欢。
 
那是一种预感一样的颜色。
没有欣喜若狂 也没有悲痛欲绝 就象没有大风过境晴朗纯粹的夏日晴天 强烈的阳光穿过蓝天白云干净分明到简直要刺得眼睛里流下泪来。
温暖得不得了的颜色。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大家怂恿着要去喝酒 张伟拉着白敬亭的手腕撂下一句我们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就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想入非非 以及忙着打圆场炒气氛的经纪人焦头烂额。

深夜的街道从头到尾空荡一片 昏黄的灯在路面投下旧旧的光影 月光温顺清凉。
张伟慢慢悠悠地走在前面 白敬亭在他身后一步一紧跟。
张伟的步子越来越慢 之后突然就站定停了下来。
全神贯注地看着张伟的白敬亭也像他一样停下了脚步 他有些不解正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张伟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白敬亭看见张伟不知何时抬起的右手正反扣在双眼上 他像个善良忧伤的孩子一般讷讷地垂着左手 挺直了背脊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 像是委屈 又很倔强。
暖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倾泻而下 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那一瞬间 白敬亭仿佛看见无数晶莹剔透的液体从张伟遮着眼睛的指缝间不断流出 悲伤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溢满了一般快要将人淹没。
张伟的心里谁都有 就是没有他自己。
他是那样善良的好孩子 捧着糖果送给全天下 却忘了自己已经没吃没喝整整好几天。
白敬亭心疼难过地像要死去 他屏住呼吸只想拉那人入怀用力地融入骨髓 替他承担一切的苦痛。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彼得潘。
白敬亭多么希望那个人就是张伟。

然后他看见张伟放下了那只遮住眼睛的手 他的嘴角一直是上扬着的 脸上的微笑好看到让人心乱如麻。

“小白啊。”
白敬亭看见张伟单薄的嘴唇在一张一合地吐出好听到不行的声线。
“今天很开心。”
然后白敬亭毫不迟疑地伸出了双手拥他入怀。
 
“我现在啊,”
张伟顺从地跌进白敬亭的怀里 抬头看他的眼里全是信赖 说话的声音甜的像糖。
“非常快乐。”
 
——那又是怎样美好的星辰闪烁。
       

       
【未完】

评论(12)
热度(70)

© 雲水散人 | Powered by LOFTER